妙可蓝多(600882.CN)

市值6000亿 海天味业到顶了吗

时间:20-09-02 01:28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一瓶海天酱油售价十几元,但一股海天味业已经能买10瓶酱油了。截至9月1日收盘,海天味业报188.68元/股,市值超过6000亿元。这意味着,海天味业市值超越了美的集团、宁德时代等。资本加持下的海天味业也在不断扩大版图,品类已从酱油等调味品扩展至火锅底料等。同时,为了推广品牌,海天味业销售费用已在短短六年内翻倍。然而,依靠多品类、高营销,海天味业的“盛宴”还能撑多久?

酱油界“茅台”

9月1日,素有酱油界“茅台”之称的海天味业股价再创新高,总市值达到6114.07亿元,收盘报188.68元/股。而在2019年9月2日,海天味业市值超越3000亿元,达到3078.96亿元。这意味着,海天味业市值翻倍仅用了一年时间。6月24日,海天味业市值才超过4000亿元。8月19日,海天味业市值突破5000亿元,达5308.82亿元,超越了中国石化、宁德时代等。

目前,海天味业成为日常消费品行业中市值仅次于贵州茅台、五粮液的企业。截至9月1日收盘,贵州茅台市值达到2.26万亿元,五粮液市值达到9169.91亿元。

面对海天味业市值再创新高,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“其股价可能已经被高估”。他表示,海天味业股价火箭式上涨并非是业绩不断增长,更多的是游资炒作所致。此次疫情对海天味业的销量影响较大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海天味业实现营业总收入115.95亿元,同比增长14.12%;归母净利32.53亿元,同比增长18.27%。

银河证券策略分析师增万平表示,海天味业个股成长性和“护城河”都不错,但在其他行业中的具有强大竞争力的成长性确定公司,其市盈率仅为40%-50%,没理由再去高估值追求这种“确定性”。

事实上,今年以来,涨幅超过100%的消费板块个股有25只,其中,妙可蓝多(600882)涨幅超过200%,海天味业、山西汾酒均超过100%。

但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:“A股资金充裕、情绪亢奋,多数股票因为经济环境问题而业绩不佳,所以白马股就成为市场吸金的焦点,推动股价不断上涨。但从绝对价值分析,A股普遍高估,从横向相对价值分析,海天味业等白马股属于A股中还不错的标的,大量资金只有向这类股票集中,否则没有其他配置标的。”

品类“跑马圈地”

伴随市值火箭式上涨,海天味业也有了更多资本扩张版图,进行“跑马圈地”。2019年年底,海天味业发布公告称,拟以1.69亿元的价格获得芝麻油企业合肥燕庄食用油有限责任公司67%的股权。

对此,海天味业在公告中表示,这有利于公司进一步提升原材料的粗加工能力和仓储配送能力,符合公司经营发展需要。

目前,海天味业的产品涵盖酱油、蚝油、酱、醋、料酒、调味汁、鸡精、鸡粉、腐乳等几大系列百余品种,年产值过百亿元。其中,酱油贡献主要收入,蚝油与酱料是重要补充。

数据显示,2017-2019年,海天味业旗下酱油的收入分别为88.36亿元、102.36亿元和116.29亿元,占比分别为60.58%、60.09%和58.74%,虽然占比有所下降,但依然超过半数。

虽然酱油占比有所下滑,但其中高中低端酱油收入结构已有所调整。海天味业董秘张欣曾表示,上市之前,海天味业高中低端产品的比例大概是1:6:3,上市之后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海天味业高中低端产品的比例达到了3:6:1,至2019年末,该比例大概达到了4:5:1。

除了依靠调整酱油结构增收,海天味业还开始在调味品相关业务上进行多元化尝试。张欣曾说:“公司一直以来专注于做调味品,在未来的几年里,海天味业依然会在调味品行业里面选择其他的一些子品类发展。比如像酱腌菜等,这些在中国有比较大的市场群众基础,还是值得去做一做的。”

2014年,海天味业并购开平广中皇食品有限公司;2017年,海天味业并购镇江丹和醋业,瞄准了腐乳、醋和芝麻油等。近日,海天味业推出海天牌火锅底料,正式进入火锅底料行业。

宋清辉认为,就酱油行业来看,要想持续获得高速增长,就必须走差异化道路,走向高端市场。

高营销撑起高价值?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推广旗下产品,海天味业不断加码营销,并借助“综艺热”大量投放主流节目和媒体新秀。其中包括赞助了传统电视媒介中的《最强大脑》《歌手·当打之年》《中国达人秀》等,并加强了《吐槽大会》《奇葩说》等IP资源的合作,从而进行品牌渗透。而上述节目也被誉为是国内赞助费的吸金王。

从历年数据来看,海天味业销售费用仍占据主要费用支出。2014-2018年的五年时间,海天味业的销售费用翻了一倍,从10.5亿元涨到了最高22.36亿元,2019年略有下降,但仍超过20亿元,达到了21.63亿元,2020年上半年为8.65亿元。

对于在广告节目中的投放费用是否符合预期等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海天味业,但截至记者发稿,对方并未予以回复。

快消品零售专家鲍跃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通过投放营销广告推广品牌、提高产品溢价,是快消品的惯用动作,但这种发展方式并不健康。

“海天味业虽然规模大,但仍属于中低端为主体,缺少品牌附加值溢价,所以要靠加大销售费用来支撑业绩。除了规模,海天味业缺少更多高附加值溢价的基础。”沈萌表示。

事实上,即便销售费用居高不下,海天味业在2020年仍没有提价计划。海天味业相关负责人称:“上一次整体提价是在2016年底,2017-2019年主要产品都没有调整价格;提价一般会结合成本变化、销售策略、企业持续发展等多种因素来考虑,2020年外部环境变化较大,不具备提价的条件,国家都在采取多种刺激政策来帮助实体经济、小微企业等发展,2020年海天暂没有提价计划。”

宋清辉认为,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外资企业的不断涌入,调味品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。当前,酱油市场已到天花板,海天味业高估值带来的挑战不容忽视,预计海天味业的“盛宴”支撑不了太久。